黑椒汁煎蛋

佛系写字 佛系画画 偶尔乱搞

老油条???

宇植【season of gold】(1~5)

字数2000+,未完结

单向穿越,后面恢复记忆

原剧情有,私设有

文笔渣

“Clouded moments,hazy pictures in my mind,I’ve seen this moment before,Can I go there again with you ?”

“Reminisce,of where times stands still,And I might need to reimagine.”

“And as the season turns cold,I’d do it all again with you,Distant memories...or just a dream ?”

陆东植长期做一个梦,梦里他和一个男人亲密的走过银杏林,耳边只有银杏落叶被踩的沙沙声。那个男人比他高一头,身材很瘦,醒来后陆东植总是记不清他的脸。

……


1

陆东植是大韩证券的一个普通小职员,他性格善良又软,理所应当的就成了个冤大头。昨天同事又要叫他背锅,这次的事很严重恐怕要丢了工作,他一口一个兄弟朋友,说各种家里的情况来卖惨,虽然陆东植知道他从没有把自己当过朋友,只是使唤他罢了,但看到他这幅装出来的可怜样子还是默许了。

参加姐姐饭局也被人找麻烦,闹的很不愉快 。


就这样吧,陆东植想,也许只能等着自己被开除了,他苦恼地写着日记,日记是红色的小本子,很精致,东植很喜欢,经常随身带着。


谁知道第二天曹秘书找到他,质问他是否真的是他做的,陆东植有点不敢说,三组其他人都做了证合起伙来说是他做的,就算他说出真相,真的可以洗脱罪名吗?

曹宥真看出了他心里的顾虑,说:“是徐仁宇理事让我问你的,过段时间徐常务会出国,由徐理事接管三组。”

虽然陆东植将信将疑,但是反正都要被辞退了,那就试试吧。


第二天晚上了,还是没有消息,陆东植认了,一头卷毛都耷拉了下来,他甚至接受了三组为他举办的“欢送会”。

现在,他坐在ktv的皮沙发上,听着共组长的热情歌声苦闷的喝着酒,他的电话突然响了。是曹宥真!微醉的东植瞬间清醒了起来,向组长找了借口去卫生间打电话。

“喂?曹秘书,有,有结果了吗?”陆东植紧张的舌头打结。

“嗯,恭喜你洗脱罪名了”


2

陆东植在天台,他挨了骂就会来这里静一静…

知道东植洗脱罪名的共组长大发雷霆,在办公室狠狠的羞辱了他一番,因为这是他的失误,同事们在一旁看着,表情也是谴责东植的意思。


想到这儿,陆东植又叹了一口气,正当他委屈的就要红眼眶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男人站在自己旁边,陆东植吓了一跳,男人笑了一下,先开口了:“很累吧”声音倒是挺好听。

“啊,是的”陆东植摸不到头脑,搭了一句话,他是谁啊?莫名熟悉的感觉,难道以前见过?

“徐常务要看你的实际业绩是吗?”

“是”

“你可能会生气,不过咱们的工作就是这样,不断证明自己这样才能存活”

陆东植从上到下打量了眼前这位,口才流利,外貌很帅,莫名熟悉的感觉,散发贵气的西装,估计是个营销部的人吧,他点了点头。

男人靠近了:“我有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好消息”陆东植笑了,果然是营销部的。

“我没功夫在别的地方浪费时间,我很忙的”他拒绝后就走,但是又被男人急切的叫住了,最后还是听了,东植虽然无语,但是他看着这个人的感觉很复杂,和他以前认识吗?


3

后来陆东植总能遇见这个营销部的男人,对方多次莫名其妙的约他,他都拒绝了,上次竟然在电梯里说让他到他手下做事,还摸了东植的胸,陆东植很烦但出奇的不讨厌。

今天竟然在三组看到了他,陆东植上前就要把人拉出去:“你又来干嘛!?”众人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“当然是有事才来啊”你能有什么事!陆东植边想边拉他,众人再次惊呼,男人莫名笑的很开心。


谁知道这是徐仁宇理事,徐仁宇讲着话,陆东植心虚的缩在众人后面,徐仁宇还莫名其妙的给他升为了代理。


聚餐时陆东植瞧瞧往徐仁宇那里瞥,由于聚餐太无聊了又没人理他就提前出去了。东植在发呆,徐理事怎么总是这么奇怪。真叫人头疼,理事又来了,约他说要带他去一个特别的地方,还说如果拒绝的话,就杀了他。


4

陆东植在徐仁宇的逼迫下来了酒会,都是些高层的人,陆东植傻里傻气的样子显得格格不入。徐仁宇拉着东植和他的酒肉朋友坐在了一起。

“他是谁?”有一个看起来就很公子哥的男人问仁宇“你今天怎么带了公司的人来?还是下属?”

徐仁宇有些不悦,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住了:“他是我的下属又不是你的,说话注意点,他对于我可比你重要多了”

“不会是你爱人吧”陆东植猛呛了一口,低着头咳嗽,徐仁宇的面色缓和了一点,调笑着看向东植。


包间里只有徐仁宇和陆东植两个人,他给东植倒了一杯酒,说:“你可能会觉得很奇怪,但是我见到东植xi有一种熟悉的感觉”

陆东植低着头:“其实我也…”

“我很喜欢东植xi,你愿意和我交往吗?”

陆东植此时心里十分复杂,这种既惊讶又意料之中的感觉他活了三十多岁第一次有,他的上司这么奇怪,自己怎么没有察觉呢,于是他脱口而出:“为什么?”

徐仁宇又笑了,他自己也觉得奇妙,他有一点没说谎,他确实对陆东植有熟悉的感觉,这让他对陆东植产生了强烈的兴趣:“没有为什么,我就是这么喜欢东植xi”

“让我再考虑考虑,回头再见啊理事”陆东植慌里慌张的往外走。徐仁宇力气有点大,一拽他胳膊,他的红色日记本就这么从包里甩了出去…


5

晚上,陆东植躺在沙发上,心里乱的不行,完全没有看电影的心思,又回忆起当时尴尬到裂开的情景。


当时徐仁宇看着他的视线慢慢移到了红色日记本,原本深情的眼神变得震惊,他单膝下跪缓缓的捡起日记本 ,瞳孔地震。陆东植不知为何很心虚,反应过来后快跑到徐仁宇面前夺日记本,但仁宇攥的紧紧的,东植拿不过来,场面从外人眼里像极了求婚现场。


写日记是陆东植一年前发高烧那次之后突然蹦出的想法,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想写日记,日记本的样子特别想要红色皮质,可市面上的样子都不合他的心意,最后还是他画出来找人定制的,价钱对于陆东植很贵,它就好像陆东植不会带来好运的护身符,随身带着就很有安全感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徐理事看到后反应那么大。


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徐理事为什么会追我!?陆东植想着,他一个冤大头,没钱没气质长的也不是很出众,还是母胎solo,徐理事图什么呢?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啊,有钱又帅,而且…自己好像并不讨厌他?要不…

“哎呀我想什么呢!?”陆东植跳到自己床上用枕头蒙住头,自己明天怎么跟徐理事说啊!!!

Q:大家有遭遇过性别歧视吗?

早恋,被发现后大家都在孤立早恋的女同学,说早恋的男同学厉害

我没早恋过,但是有一个男同学向我表白,我拒绝后他还纠缠我,我和一个女同学聊天的时候随口就说了,因为我根本不在乎,但是我只告诉了她一个,结果那个小贱人传的整个班都知道了,一帮人起哄,太严重了忍不下去了去找的班主任,班主任找到那个女同学 女同学说是我自己传的谣,后来班主任一口咬定是我自己有问题,我不懂自爱,没骂那个女同学也没骂那个男的,她知道那个男同学纠缠我,说男生青春期有小想法是正常的,我真是草了,事情结束后都是议论我的,我情绪又不太稳定,生气的时候都是乱尖叫,我特别大声的吼了一个正在议论我的男同学,边吼边尖叫,后来大家再也没敢提过这事

有点偏题,但是反正没人看

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猛男梦,是个女的我还能接受,但是我只有153

打架的时候,根本他妈打不赢……人家高个子的怎么都碾压我

撒野啊啊啊啊啊啊啊!!

就感觉和别的广播剧不一样,很真实的感觉

李张哼哼

我爸姓李,我妈姓张,我属猪

雨里有我以前骨折的地方酸痛的悲凉

一米五的娇小妹子一开口是粗犷的接近中性音的声音

Q:女孩子留短发的原因?

因为长头发洗起来超麻烦,但是又好看

所以我选择留到肩 这样穿裙子还没有违和感,旗袍汉服小纱裙!老子!来!了!!

掉头发掉的超多,但是他mua的掉不光

小时候刚自己梳头的时候都费劲